品牌律師——鄧瓊泉簡介

        鄧瓊泉律師,畢業于湘潭大學法律本科,在職(函授)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鄧瓊泉律師是邵陽市的品牌律師。
        作為品牌律師,應具備以下條件:一,作為品牌律師,做事先做人,應以誠信為本。二,作為品牌律師,必需勤于和善于學習,擁有精深的法律知識,免得書到用時方恨少。三,作為品牌律師,要有豐富的辦案經驗和處事技巧,法律知識和現實生活是有距離的,要能夠把豐富的法律知識融會貫通于辦案處事過程中,這要靠日積月累。四,作為品牌律師,要有高度的敬業精神,要把客戶的事勝于自己的事來辦,這樣客戶才會對本律師放心。五,作為品牌律師,要有勤奮的工作態度,天上不會掉餡餅,一份耕耘才有一份收獲。六,作為品牌律師,要有廣博的人脈基礎,跟法院、檢察、公安等政法部門有綿密的關系,這樣,辦起案來才能游魚得水,得心應手,游刃有余。
        本律師同時擁有的一個優缺點就是,為人低調,不浮夸,很務實。說它是缺點,有這種性格和作風的人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沒信心,沒底氣,……[詳細信息]

聯系我們

    電話:133 4739 1822
    Q Q:1141847000
    手機:133 4739 1822
    聯系人:鄧瓊泉
    地 址:邵陽市紅旗路158號(邵陽市人民政府第二辦公區)湖南銀劍律師事務所
刑事與行政案件
當前位置 :首頁 > 典型案例 > 刑事與行政案件
    治安處罰行政訴訟
    所屬分類:刑事與行政案件  發布時間:2019-10-22 閱讀:88

    行政上訴狀(治安處罰)

    上訴人:顏某勇,男,     年    月     日生,漢族,戶籍地邵陽市北塔區陳家橋鄉非委戶鄉政府宿舍,現住新邵縣釀溪鎮錦繡華城1棟      房,電話      。
    被上訴人:新邵縣公安局,住所地新邵縣釀溪鎮蔡鍔北路。
    法定代表人戴某建,該局局長。
    被上訴人:邵陽市公安局,住所地邵陽市北塔區龍山路一號。
    法定代表人譚某軍,該局局長。
           上訴人顏某勇因治安行政處罰及行政賠償、行政復議糾紛一案,不服邵陽市北塔區人民法院2019年9月16日作出的(2019)湘0511行初147號行政裁定,現提出上訴。
           上訴請求
           一、請求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撤銷邵陽市北塔區人民法院2019年9月16日作出的(2019)湘0511行初147號行政裁定;
           二、請求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并審理本案,判決支持上訴人一審的全部訴訟請求。
           上訴事實與理由
           一、一審法院在裁定書中敘述的顏某勇起訴顯然已超過法定起訴期限并不屬實,請二審法院查明事實真相,并依法糾正一審法院的錯誤。
           事實真相是:2018年4月8日,顏某勇父親顏某華收到邵陽市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后,顏某華作為其特別授權代理人于2018年4月23日之前向新邵縣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訴訟。當時顏某華代為提起的行政訴訟完全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的條件,新邵縣人民法院應該依法予以立案。然而,新邵縣人民法院違反行政訴訟法的規定,以顏某勇在廣東省潮州市接受刑事審判為由拒絕立案,并非裁定書所說的“該院審查后告知原告補充材料”。如果北塔區法院硬要憑空說假話,那就請新邵縣人民法院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一條舉證證明上述事實。
           二、新邵縣委縣政府對顏某勇進行治安處罰存在明顯的違法行政干預。
           在本案一審行政訴訟過程中,被告新邵縣公安局舉證證明在對顏某勇進行治安處罰之前,縣委縣政府多次書面督辦。對顏某勇是否應該進行治安處罰,怎樣進行治安處罰,完全是新邵縣公安局及其派出所的職權,公安局及其派出所應該根據查明的事實和相關法律依據獨立決定,法律沒有賦予縣委縣政府領導干預過問治安處罰個案的權利。因此縣委縣政府的書面督辦沒有法律依據,屬于權大于法,以權壓法,濫用職權的行為。并且給顏某勇造成實際損害,應依法予以糾正。
           三、新邵縣公安局對顏某勇進行治安拘留和罰款,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是在上級干預下不得已而為之。
          1、沒有充分證據證明顏某勇有侵權行為:新邵縣公安局提交了當事人(駕駛員)自己的陳述及其雇主和一個同事的證言,他們三人的陳述不能相互印證而是相互矛盾,并且存在著明顯的利害關系,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公安機關應該依法全面采集證據,既要收集顏某勇違法以及加重處罰的證據,也要收集顏某勇沒有違法或者從輕以及免于處罰的證據;也就是說要找知情的與雙方都沒有利害關系的人進行全面調查,公安機關并沒有這樣做。顏某勇在訴訟過程中提交了其沒有打人的很多證據,這些證據本來公安機關在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前應該依法調查取證的。
          2、沒有充分證據證明有侵權結果:公安機關在訴訟過程中僅提交了駕駛員的診斷證明,沒有提交駕駛員的任何病歷(包括門診),更沒有提交其受傷的鑒定意見,也就是說,沒有充分證據證明有危害結果。
           綜上兩點,新邵縣公安局對顏某勇進行治安處罰屬于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請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全面審查上訴人的上訴事實與理由,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依法支持上訴人的全部上訴請求。
           此致
    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上訴人:         代理律師:鄧瓊泉
                                                                                          2019年9月23日

     

    邵陽律師www.tingshan.top
国际期货直播室|黄金直播|白银直播|外盘直播|恒指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