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律師——鄧瓊泉簡介

        鄧瓊泉律師,畢業于湘潭大學法律本科,在職(函授)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鄧瓊泉律師是邵陽市的品牌律師。
        作為品牌律師,應具備以下條件:一,作為品牌律師,做事先做人,應以誠信為本。二,作為品牌律師,必需勤于和善于學習,擁有精深的法律知識,免得書到用時方恨少。三,作為品牌律師,要有豐富的辦案經驗和處事技巧,法律知識和現實生活是有距離的,要能夠把豐富的法律知識融會貫通于辦案處事過程中,這要靠日積月累。四,作為品牌律師,要有高度的敬業精神,要把客戶的事勝于自己的事來辦,這樣客戶才會對本律師放心。五,作為品牌律師,要有勤奮的工作態度,天上不會掉餡餅,一份耕耘才有一份收獲。六,作為品牌律師,要有廣博的人脈基礎,跟法院、檢察、公安等政法部門有綿密的關系,這樣,辦起案來才能游魚得水,得心應手,游刃有余。
        本律師同時擁有的一個優缺點就是,為人低調,不浮夸,很務實。說它是缺點,有這種性格和作風的人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沒信心,沒底氣,……[詳細信息]

聯系我們

    電話:133 4739 1822
    Q Q:1141847000
    手機:133 4739 1822
    聯系人:鄧瓊泉
    地 址:邵陽市紅旗路158號(邵陽市人民政府第二辦公區)湖南銀劍律師事務所
刑事與行政案件
當前位置 :首頁 > 典型案例 > 刑事與行政案件
    修改量刑的刑事辯護
    所屬分類:刑事與行政案件  發布時間:2019-12-9 閱讀:131

     刑事申訴書

          申訴人:張某桓,男,    年   月    日生,身份證號       ,回族,住邵陽市雙清區渡頭橋鎮      村    組,現羈押于邵陽市看守所。
          法定代理人:張某華,男,回族,    年   月    日生,住湖南省邵陽市雙清區渡頭橋鎮    村   組,系申訴人張某桓的父親,電話
          申訴人張某桓因故意傷害罪一案不服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年10月10日(2019)湘05刑終505號刑事判決書,向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
          申訴法定情形: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二)、(三)項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七十五條第(二)、(三)、(六)項,進行申訴。
          申訴請求:
          請求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據《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一款,判處張某桓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或者依據《刑法》第十八條第一款判決張某桓不負刑事責任。
          申訴依據的具體事實、理由及證據:
          一、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已經依法糾正了邵陽市雙清區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張某桓有期徒刑七年的錯誤判決;但是仍然沒有足夠的勇氣糾正被害人艾某華所受的傷應該是輕傷,于是錯誤的以重傷對張某桓予以量刑。請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再審程序糾正邵陽市中院二審的這一錯誤認定和判決,具體理由如下:
          根據《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4.1.2:對于以原發性損傷及并發癥作為鑒定依據的,鑒定時以損傷當時傷情為主,損傷的后果為輔綜合鑒定之規定。那么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定罪量刑時,應當以邵陽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2018年5月10日所作的《邵公物監(法臨)字[2018]510號》鑒定書為依據,艾某華的傷為輕傷一級。
          根據《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4.1.3:對于以容貌損害或者組織器官功能障礙作為鑒定依據的,鑒定時應以損傷的后果為主,損傷當時傷情為輔,綜合鑒定之規定。這一條所講的損傷后果,應該是指傷情穩定時的后果,不會是指傷情不穩定時的后果。邵陽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2018年5月10日所作的《邵公物監(法臨)字[2018]510號》鑒定書中也講到了“被鑒定人艾某華目前損傷程度綜合評定為輕傷一級,因右手第一、二指離斷傷斷指再植,雙側肌腱動脈神經損傷尚未恢復,雙手功能暫無法檢查,建議3-6個月傷情穩定后復查手功能,評定是否構成重傷。”他這里也強調復查應在傷情穩定后,而不是3個月。
           邵陽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2018年8月22日所作的《邵公物監(法臨)字[2018]891號》鑒定書,當時肌電圖檢查的時間是2018年8月1日(詳見2018年8月1日艾某華的肌電圖報告單),而艾某華受傷的時間是2018年5月3日,也就是說檢查離受傷的時間還沒有3個月,更為重要的是艾某華這個時候正在住院治療,傷情尚未穩定。因此邵陽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2018年8月22日所作的《邵公物監(法臨)字[2018]891號》鑒定書因為鑒定時機過早,不符合《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的規定,該鑒定認為艾某華構成重傷二級應屬程序違法,不能作為本案定罪量刑的依據。
          湖南省湘雅司法鑒定中心2019年1月8日給邵陽市雙清區法院《司法鑒定不予受理通知書》中提到“該案件艾某華刀砍傷多處,病情復雜,治療時間長。”這也證明了艾某華所受的傷是疑難復雜的損傷,根據《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4.2.3:疑難、復雜的損傷,在臨床治療終結或者傷情穩定后進行鑒定之規定,艾某華從2018年5月3日開始住院治療,連續治療298天(到2019年3月)治療終結出院。2019年3月18日,艾某華在邵陽市中心醫院做肌電圖檢查,檢查報告單顯示,考慮:1.雙橈神經損害電生理改變(與2018年8月1日結果相比,有好轉);2.左尺神經受損電生理改變(與2018年8月1日結果相比,有明顯好轉)。邵陽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特意請示湖南省公安廳鑒定專家,把艾某華的損傷情況向他們匯報,請求他們出具鑒定意見,省公安廳派了兩位專家到現場看了艾某華2019年3月18日的肌電圖報告單和相關材料,認定達不到重傷標準。授權邵陽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出具補充說明,在此情況下邵陽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經過集體研究于2019年4月24日作出《關于艾某華損傷鑒定有關情況說明》:一、2019年3月21日,我所對艾某華雙腕及雙手功能進行檢查,并結合邵陽市中心醫院雙上肢神經肌電圖檢查及骨科專家對艾某華雙上肢功能檢查情況:1、艾某華的雙橈神經及左尺神經受損較2018年8月1日檢查有明顯好轉。2.目前檢查艾某華左腕關節功能喪失15%、右腕關節功能喪失4%,雙手功能喪失累計達一手功能的24%,其雙腕及雙手功能較2018年8月22日鑒定時好轉。二.根據目前檢查艾某華的雙腕、雙手功能喪失情況,已達不到《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5.10.2a條之規定。即艾某華不構成重傷二級。該補充說明符合《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4.2.3之規定,應該依法予以采信,作為定罪量刑的依據。
           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在(2019)湘05刑終505號刑事判決書中對該說明不予采納是對證據和事實的錯誤認定,請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依法予以糾正。

           二、基于前述事實與理由,2018年8月28日,邵陽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所做的《邵公物鑒(法臨)[2018]1228號》鑒定書因為鑒定時機過早,評定艾某華構成九級傷殘應該是錯誤的,臨床治療終結或者傷情穩定后絕對達不到傷殘級別。
           三、邵陽市中院在量刑時也沒有充分考慮以下張某桓法定減輕、從輕量刑情節。
          1、沒有充分考慮張某桓在實施傷害行為時正在精神病發作中,不能辨認、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及其造成的危害后果。
          2、張某桓家屬已全額為艾某華支付了全部治療費用(15.5萬元),客觀上極大減輕了給張某桓造成的危害結果。
          3、張某桓家屬現在仍然放了8.75萬元錢在雙清區人民法院,想用此款來補償艾某華。實際上雙清區法院和邵陽市中院判決不需要張某桓家屬對艾某華進行賠償,賠償應由張某桓一個人承擔。因此張某桓家屬的此舉充分體現了愿意調解和解此案的誠意。
          4、艾某華在案發前謾罵污辱申訴人,導致申訴人精神病發作,在起因上有一定過錯。
          綜上所述,艾某華構成重傷和九級傷殘的鑒定因為鑒定時機過早不符合鑒定標準,依法不能采信。張某桓實施危害行為時正在發病中,張某桓家屬已支付了艾某華的全部治療費用,張某桓家屬放了8.75萬元錢在雙清區法院準備替張某桓進行賠償。請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根據上述案情依法支持申訴人的全部申訴請求。
         此致
    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申訴人:張某桓          代理律師:鄧瓊泉
                                                          2019年11月13日


     

    邵陽律師www.tingshan.top
国际期货直播室|黄金直播|白银直播|外盘直播|恒指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