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律師——鄧瓊泉簡介

        鄧瓊泉律師,畢業于湘潭大學法律本科,在職(函授)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鄧瓊泉律師是邵陽市的品牌律師。
        作為品牌律師,應具備以下條件:一,作為品牌律師,做事先做人,應以誠信為本。二,作為品牌律師,必需勤于和善于學習,擁有精深的法律知識,免得書到用時方恨少。三,作為品牌律師,要有豐富的辦案經驗和處事技巧,法律知識和現實生活是有距離的,要能夠把豐富的法律知識融會貫通于辦案處事過程中,這要靠日積月累。四,作為品牌律師,要有高度的敬業精神,要把客戶的事勝于自己的事來辦,這樣客戶才會對本律師放心。五,作為品牌律師,要有勤奮的工作態度,天上不會掉餡餅,一份耕耘才有一份收獲。六,作為品牌律師,要有廣博的人脈基礎,跟法院、檢察、公安等政法部門有綿密的關系,這樣,辦起案來才能游魚得水,得心應手,游刃有余。
        本律師同時擁有的一個優缺點就是,為人低調,不浮夸,很務實。說它是缺點,有這種性格和作風的人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沒信心,沒底氣,……[詳細信息]

聯系我們

    電話:133 4739 1822
    Q Q:1141847000
    手機:133 4739 1822
    聯系人:鄧瓊泉
    地 址:邵陽市紅旗路158號(邵陽市人民政府第二辦公區)湖南銀劍律師事務所
律師文集
當前位置 :首頁 > 律師文集 > 顏某勇詐騙案辯護詞
    顏某勇詐騙案辯護詞
    所屬分類:律師文集  發布時間:2018-9-25 16:38:44 閱讀:423

    顏某勇涉嫌詐騙罪一案辯護詞

    審判長、審判員、人民陪審員:
          湖南東放明律師事務所依法接受顏某勇本人及其父親的委托,指派我擔任其涉嫌詐騙罪一案的一審辯護人,本辯護人在出席法庭辯護之前會見了顏某勇本人,認真研讀了本案的案卷材料,對本案有了一個全面深入細致的了解,現發表如下辯護意見,請合議庭參考并采納。
          本辯護人認為,顏某勇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觀上沒有實施詐騙的行為,本案充其量是一個沒有按約履行合同的行為,不構成詐騙,因此,顏某勇無罪。理由如下:
          一、顏某勇接收了吳某欽的4萬元錢,都是實名制的,就是以廖某祥的支付寶接收那2萬元錢,也是在吳某欽轉賬之前顏某勇就如實告知的,又是通過支付寶這種第三方監控轉賬的,并且有微信印證,這種情況,充分證明顏某勇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觀上也無法實現非法占有。
          吳某欽在轉賬之前和轉賬之時,就通過顏某勇本人和妻弟羅某榮準確的知道顏某勇的真實姓名,性別、民族、戶籍地址、居住地址,電話,微信等身份信息,并且顏某勇還邀請吳某欽到過自己的家里(見吳某欽的第一次陳述)。這種情況,充分證明顏某勇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觀上也無法實現非法占有。如果顏某勇主觀上真的想非法占有這4萬元錢,不可能讓吳某欽這么準確的知道自己的幾乎全部身份信息;客觀上吳某欽只要拿這些證據去法院民事起訴顏某勇,吳某欽能夠輕而易舉的全部勝訴,顏某勇肯定敗訴,客觀上顏某勇能夠非法占有得了嗎。
          二、顏某勇與吳某欽2015年就通過羅某榮相互認識,認識后一直有微信和電話聯系,在相互認識之后,吳某欽與顏某勇之間有生意上的相互往來,吳某欽與顏某勇的妻弟也有多次生意上的往來,這些事實,得到了吳某欽的陳述和顏某勇供述的相互印證,是確鑿無疑的,是不容置疑的,這為雙方發生經濟上的糾紛提供了真實的堅實的土壤。顏某勇與吳某欽之間的唯一分歧是,顏某勇說之前吳某欽欠妻弟羅某榮7.8萬錢(貨款),吳某欽堅決否認。他們之間就此事都只有各自的陳述,證據的證明力是對等的,憑什么就只能采信吳某欽的說法就要否認顏某勇的說法呢?吳某欽堅決否認是可以理解的,第一,他否認這筆帳就可以不還,經濟上可以獲利。第二他還知道香煙是專賣品,沒有取得煙草買賣許可的情況下,這么大金額的買賣香煙構成非法經營罪,并且他還知道最近羅某榮因為買賣香煙被刑事關押在長沙看守所。人都有趨利避害的本能,明知對自己不利,干嘛要承認。也許警方想以羅某榮的陳述和辨認筆錄來證明顏某勇說謊,吳某欽說的是真實的;事實上恰恰相反,因為警方詢問羅某榮的時候,羅某榮正因買賣香煙被關押在長沙看守所,人都有趨利避害的本能,如果羅某榮承認有這筆香煙買賣交易,那么他的犯罪金額和次數就更多,量刑百分之百更重,換了誰,誰都不會承認。并且羅某榮還直截了當的否認吳某欽通過他認識的顏某勇,他還說他根本不認識吳某欽,好在吳某欽自己都承認是通過羅某榮認識了顏某勇,并且吳某欽自己都承認與羅某榮之間有多次買賣香煙生意上的往來。所以,羅某榮陳述的撒謊連傻子都看得出來。
          三,退一萬步講,2017年11月份,吳某欽在微信上主動向顏某勇提議要跟他做一次買賣香煙的生意,兩個人的微信聊天可以充分印證,任何人都無權曲解和強奸他們自己的意思說不是想買賣香煙而是提前預謀好的詐騙。就算顏某勇沒有按約交付香煙,也是一個沒有履行合同的民事行為,警方也不能因為吳某欽想要回這筆錢心切就按照吳某欽的意思強行認定為顏某勇是詐騙啊。寄空包裹是因為吳欽早就知道沒有政府許可買賣香煙是違法犯罪的啊,所以他要想辦法規避法律啊,他不是先寄了空包裹給顏某勇的嘛,他為什么要先寄空包裹給顏某勇,還不是為了規避法律的預演。顏某勇寄空包裹怎么就構成了犯罪了呢,還是一個沒有履行合同的行為啊。
           綜上所述,顏某勇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觀上沒有非法占有的可能,沒有郵寄香煙給吳某欽只是沒有履行合同,并且這個買賣香煙的合同是合法的還是非法的法律人心里都清楚。顏某勇沒有履行合同吳某欽拿自己手里掌握的證據完全可以通過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來追回自己的貨款,警方通過刑事手段來為吳某欽追索貨款實質上是將民事案件刑事化,是經不起推敲和檢驗的,我們將窮盡一切合法手段,包括適時發到網上或者郵寄法律專家團隊探討,不把這個案子得到公正合理解決,絕不停止申訴。

           辯護人:鄧瓊泉   律師
          2018年8月23日

    邵陽律師www.tingshan.top
国际期货直播室|黄金直播|白银直播|外盘直播|恒指直播